瑟谷自主學習(四):每個人都獨特

(文:Michell)

我孩子大約六歲時熱愛研究恐龍。當他得悉在恐龍時代並未有人類時,便好奇地問:「人從哪裡來的?人死後會往哪裡去?」

我:「對於這個題目,不同人有不同的看法。我可以告訴你我的看法,至於實情是怎樣,就得靠你慢慢經歷人生,尋找自己的答案吧。」

那陣子,他見人就問「你覺得人從哪裡來的?你覺得人死後會往哪裡?」因為好奇心,他追索到各種關於人類起源和死後往哪的故事。有次,他竟然說:「人是不是immortal的?」

我很驚訝:「你知道immortal的意思嗎?」

他:「當然知道啦,不會死的意思。有種水母叫immortal jellyfish,牠長大後,如果遇到有捕食者要吃牠時,牠就會變回BB。這是牠防衞的方法。」

他繼續: 「那麼symbiosis的中文是什麼?」

我:「sym什麼?什麼來的?」

他:「symbiosis,即是一種魚要靠另一種海洋生物幫,同時這生物又會幫那條魚。例如蟹和海膽。蟹會幫海膽找食物,而海膽的刺會保護蟹,令捕食者抓不到蟹。」

我急急google,才知道是「共生」的意思。

我們因而討論到關於人類的「共生」和「不滅」,還有不同的宗教、進化論、史前故事等。

超越「年級」的深度

以前我當幼稚園老師時,許多學生也像我孩子一樣,對某些領域探索得特別深入:汽車、科學實驗、廢紙盒模型、昆蟲、演戲。

最記得當時一個熱愛昆蟲的四歲半男孩,畫了一隻蝸牛,我看著只有觸角沒有眼睛的蝸牛圖畫說:「蝸牛怎麼沒有眼睛?」他指著蝸牛觸角最頂部分說:「蝸牛的眼睛是在這裡的。」然後認真地告訴我關於蝸牛的一切。我既羞愧又驚嘆,這男孩所知道的昆蟲知識,遠遠超越K2程度,有些更是我完全不懂的。可是由於學校量度的不是他有天份的部分,沒有人會把他的喜好和強項當作一回事。

這些孩子內在有著一股熱情,當那團火燃起來時,他們常常會自發投放一星期五六天,每天五小時以上的時間去鑽研。對他們來說,要停止學習熱愛的事非常痛苦。而因為所投放的時間和精神,他們往往探索得很深。例如,十二歲男孩精通科學,隨口可說出生活上的科學現象;十四歲男孩研究大學程度物理,十六歲女孩已擁有成熟的舞台劇技巧和經驗。

瑟谷自主學習模式沒有強制課程,孩子不按年級程度學習,是因為憑內在驅動力自發學習的人,怎可能受「每星期兩堂,每堂一小時」這種時間表限制?他們的學習模式是,密集地鑽研某個領域直到夠,才轉移探索其他領域,並把各個有意義的部分串連起來。經歷過因熱愛而學習的人就會明白,這個過程是很劇烈、很豐富、 很主動、也很個人,而且是千變萬化的。以為「沒有課程」就是什麼也沒有?其實「沒有課程」就等於「度身訂造的課程」,按孩子的需要, 要有多深便有多深。

 

不受「科目」限制的寬度

一談到深度,另一個擔憂就會出現:孩子專注某一科,那麼其他科目就會落後?就不能發展均衡?

我們常常把焦點放在孩子「落後」的部分,卻沒想過,當沒有既定的「科目」框架時,孩子學習上的可能性是無窮盡的。浩瀚的世界裡,因為好奇心和內在動力,孩子有可能感興趣的東西,比制度裡人為的分科寬闊太多了。

聆聽孩子們的對談,就會明白他們的思想可以有多遼闊。他們可以從昆蟲探索到食胎盤是否cannibalism;從塑膠討論到宇宙有沒有界限。

美國瑟谷學校創辦人Daniel Greenberg這樣說:「人類文明如此巨大,誰有資格為大家決定,哪一些值得學、哪一些必須學呢? 同樣一批人,今天說孩子們太狹窄封閉,明天又會說孩子們被過度刺激了。最後,為甚麼狹窄就不好呢?對誰不好?莫扎特嗎?愛因斯坦嗎?這些人之所以偉大,全是因為他對某一件事專注的成就。他們可不是五育均衡的。」

每個人都有獨特的天賦

瑟谷自主學習給我最大的啟發,是它徹底摒棄「你永遠不夠好」的思維。它不會放大孩子尚未做到或還沒學會的部分,而是讓孩子建構自己想要的深度和寬度。

重點是,這模式裡,學得深入和廣闊是一個常見現象,但並非一個標準。不論孩子選擇成為專才或通才,都不會被視為問題。這模式建基於一個觀念:「每個人都有獨特天賦」。焦點放在孩子的興趣和強項,目標在於讓孩子發揮自己的熱情、才華與獨特之處,成為社會有貢獻的一份子。每個人的天賦和人生道路本來就不同,重要的是,我們能否發揮自己,過著自己熱愛和有意義的生活。

這跟傳統教育的信念與目標截然不同。傳統教育制度所量度的則重在學術科、讀寫和背誦能力、服從、考試技巧。只要孩子在這幾方面不夠強,就容易被歸類為「資質平庸」。這制度下,無論方法怎樣靈活和包容,目標都是一樣:要加強孩子的弱項。

把焦點放在孩子的強項有用嗎?

我常常想,為什麼要在孩子人生頭幾年,就把焦點放在他們未準備好去學習,沒興趣又不強的地方,然後放大他們的弱項?

我們普遍以為,自信和自我價值是讚美出來的。其實真正堅穩的自我價值,並不來自外在因素。它是一種內在體驗,透過感受到自己有能力駕御事物,透過自發完成一件事的滿足,自願克服困難後的喜悅,也透過感受到「做自己已足夠」而來的。

當孩子能跟隨喜好去探索,發展他的強項,不管那強項是否跟學術有關,將來有沒有用,他必能保存到穩固的自信心。這種自信奠定孩子日後是否深信自己有能力去面對世界。

自主學習模式裡,孩子早早就清楚自己的強項,建立起自信。有次,我訪問一位從小自主學習的十八歲男孩,我問:「當你面對一些你不喜歡,而又需要學的東西,怎麼辦?」他莫名奇妙地看著我,彷彿我問了一題很不合常理的問題,他回答:「什麼怎麼辦?如果我認為有些東西是我必須要學的,我就去學囉。我不一定喜歡,但我知道自己為了什麼去學,我就坐下來,認真去學。就像考大學一樣,若我決心要考,就專心準備公開試囉。」

他回答得如斯肯定和有信心,沒有恐懼沒有抱怨。讓我想起美國瑟谷學校裡,有些天生害羞的學生會主動結交朋友;體力不夠好的孩子自發鍛錬體能;組織技巧較弱的學生會要求擔任學校行政工作,以訓練自己的整理能力。

這些孩子不僅有自信,他們還會覺察自己的弱項,有意慾和力量去克服。從他們身上,我才明白「在不懂的事物面前感到羞愧和恐懼」這心態,是人為造成的。從小有機會發揮強項,沒有不斷被評估不足的孩子,面對不懂的事,是感到謙虛而不是羞恥,他們清楚知道,當自己決定要學習某東西,只要付出時間和精神,就必定能學會。

一位現已中年的美國瑟谷舊生,在一次演講裡說,當孩子沉醉在熱忱時,大人可以給予他們最好的東西,就是支持和空間。他說,孩子能否成功活出天賦與才華,跟資質無關,關𨫡在於身邊的人是無限支持,還是對他說:「你有更重要的東西要學,做這些有什麼用,別人成功一定是個別例子,你哪有那麼幸運」⋯⋯

現今談教育,常常都說應該要著重孩子的獨特,尊重他們的步伐。對瑟谷來說,「尊重孩子的獨一無二」不只是一個漂亮的口號,而是真正的實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