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與責任

文:Michell
瑟谷沒有強制課程,孩子有自由做自己喜歡的事。大眾最常有的質疑是:「那麼自由,孩子豈不是可以為所欲為?這豈不是放縱?」請先參考附圖。

讓孩子有大量自由,但不用負責任,是放縱。(圖左上格)

要孩子過度地負責任,卻限制自由,是專制。(圖右下格)
有些家庭不讓孩子有自由,也不用他們負責任,例如孩子沒有機會自由玩樂,也沒有機會學習自理,日常生活裡不需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圖左下格)
瑟谷的理念建基於「自由愈大,責任愈大」(圖右上格)。瑟谷裡,孩子有大量自由,同時需要為自己的一切負責。

一、個人的自由
瑟谷裡的自由主要是關於孩子自身的自由,例如要玩什麼、吃什麼、幾時上厠所、學什麼、是否要參加某活動等,凡是關乎自己的身體、喜好、需要,跟他人無關的事情,瑟谷都會尊重孩子的決定。

就是因為孩子從小就有機會在小事上為自己做決定,即使做「錯」了決定,發現該決定不是對自己最好時,也無傷大雅,他們能從錯誤中學習和修正,為自己承擔責任。這些選擇的經驗會累積,讓人更了解自己,懂得在大事上為自己決定和負責。

瑟谷裡大人的角色是在孩子需要時協助,也會分享自己的經驗和意見,但不會期望孩子選擇跟從自己的方案。正正因為沒有一條鋪好的路給孩子跟隨,他們享受著自由的同時,就更感受到自己想要過怎樣的人生,是全由自己負責和主宰的。

二、社群的規矩
瑟谷社群的原則是,每個人的自由不能侵擾到其他人。試想像一個社群裡,每個人都想要自由地共同生活時,大家就必然會需要妥協,才能保護整個社群,和諧地跟大家一起繼續做自己喜歡的事。

這些妥協,就是大家共同訂下的瑟谷規則。所有規則的目的,都是保障每個人的安全和自由,確保個人的自由不傷害到其他人,也不影響到整個社群。

若成員被裁定犯規後,必須接受裁決來承擔責任。若成員多次犯規,一直對社群造成威脅和傷害,最嚴重的裁決是停學。若孩子享受了自由,但持續造出傷害他人的行為時,即使瑟谷再同理孩子,也必須顧及整個社群的安全和需要,會提出停學安排。

三、考牌制度
另一個有關責任的制度,是成員必須考牌成功 ,才能單獨自由使用某些瑟谷設施、電器和工具。例如,若要自由使用焗爐,成員必須考牌,証明自己有能力正確操作焗爐,用完後會清洗乾淨,放回原位,及格後才能自由使用。而考官是由大家投票選出來的成員,通常非常熟悉該設施措作,可以是職員,也可以是學生。

動態的制度
附圖只是講解瑟谷裡自由和責任概念的方向,但實際操作時,一切是動態的。瑟谷的大人拿捏自由和責任時,必會經歷許多試驗、反思、溝通、學習、修正、改進。

以清潔為例,香港瑟谷剛開始時,人數很少,大家共同制定的規則是所有室內不能進食,以保持室內清潔,大家就只能坐在室外食東西。後來,一個八歲小孩覺得戶外太熱了,認為「不能在室內進食」的規則是「責任比自由多很多」,於是他向校務會議提出廢除這條例,最後投票通過了,大家從此就可以在室內進食。

可是,自從室內可飲食之後,就發生了一些影響社群的案件,例如「飯盒沒蓋好而引來螞蟻」、「飯盒或湯麵打翻了」、「水壺在電腦桌打翻了」、「糖果包裝紙在地上」等等,即使瑟谷有制度去處理這些案件,但事件對社群造成的困擾,似乎變成了「自由遠多於責任」。

於是大家又投票通過修正規例,定下折衷方案:「室內可進食,但電腦桌範圍不能進食,也不得擺放食物飲料」,並建立了一項新的清潔制度:「每個成員負責一項清潔工作,每天於特定時間必須執行任務」。瑟谷成員就在這過程當中體驗每個行為如何影響他人及社群,共同學習拿捏自由和責任。

個人自由先得到滿足
實踐瑟谷教育以來,我深刻地感受到孩子愈體驗到自由和尊重,就愈會發自真心負責任,盡力維護規則,以保護整個社群。
大部分剛來瑟谷的孩子都需要時間學習應付「自由」和面對「責任」。有些孩子一直太欠缺自由,來到瑟谷也比較難去負責任;有些需要時間學習跟一大群人相處,不只是為自己負責,也要為社群而妥協;有些就過往習慣了順從權威,來到瑟谷就只會在大人面前假裝負責任,無法真心為社群設想。

無論如何,面對自由和責任本身就是一項龐大的課題,瑟谷並不是要求孩子在現階段就百分百掌握好,而是瑟谷生活的本身,孩子就已經每分每刻都在面對和學習這大課題。

(註:瑟谷教育適合小學年紀以上,操作上並不完全適用於幼兒。關於幼兒和責任的概念,日後再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