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孩子做自己

英文原作者:Sylvia Lee
中譯:Chichi Chan

「我可以做些什麼,令我的孩子變成________嗎?」

「當孩子明顯不感興趣,我怎樣令孩子學習_________?」

「有沒有什麼我可以做,從而刺激孩子對__________的興趣?」

「當這個行不通,我應該更努力嘗試 / 做更多 / 更頻繁地做 / 用不同的方法嗎?」

正在思考要改變,或剛剛由傳統老師主導學習模式轉去孩子主導學習的家庭,常常提出以上問題。我對此非常有共鳴,因為我剛開始讓孩子自主學習(unschool)時,也常常感到沮喪。任何人如果試過強求別人做一些他們不想做的事,也會體會到雙方的痛苦和沮喪。

建築家路德維希·密斯·凡德羅說過: 「少即是多。」他對建築的理解,套用在孩子主導學習的模式之中,也很真確。

父母的角色不是要做多一些,而是要忍住,別做太多,別像個嚮導或領袖,反而要讓孩子主導,容許及支持他們跟隨內在的好奇心。雖然我完全明白及同意這個概念,但在最初的時候,實踐仍是很困難的。

有時候,我已被植入了一套教條,認為「好父母」必須塑造孩子,或引領他們往一些我和我親人能夠接受的方向發展,或者至少也要適合在社會生存。我需要引領他們,彷彿我比他們更了解他們自己。我需要教他們怎樣在社會上立足,彷彿我真的知道答案一樣。

有時,當他們作出不同的選擇,而我認為毫無意義時,我會覺得受傷、不被尊重、被拒絕、被挑戰,甚至覺得自己很失敗。似乎,我願意竭盡所能,付出任何代價,去任何國家,甚至移開一座山,也要「引導」孩子成為我想他們成為的模樣。然而,要接受他們原來的模樣,讓他們做自己,卻是非常艱難。經歷過許多讓人煩燥的嘗試和失敗之後,我最後臣服了。我決定拋開我的控制慾,在孩子的學習上,我移除自己的信念、恐懼和期望。我讓孩子做自己。

「讓孩子做自己的意思是什麼?這是不是代表即使孩子想自殺、跳樓、偷東西、賣毒品,我也不干預?」這也是家長常問的問題。

「讓孩子做自己」這個概念令人很懼怕,因為我們已被植入了一套思維,我們覺得孩子會「行錯路」,例如他們選擇做小偷、毒販、殺手,或一些更差的事情。但是,我們很少去思考,孩子也會「行正軌」,例如企業家、藝術家、編舞家、社會運動的活躍份子、餐廳老闆、導演、動畫師、遊戲設計師、軟件開發大亨!

如果小偷的父母容許他們在學習時期追隨自己的興趣,他們就不會成為小偷。如果殺人犯的父母一直接納他們真實的模樣,他們就不會成為殺人犯。毒犯成為毒犯,並不是因為他們父母容許他們追隨販毒的「熱情」。這些選擇的背後,隱含著很多複雜深層的原因,例如心理和情緒狀況、成長及環境因素等。因此,我們不要再把兩項明顯沒關連的因素連在一起,自己嚇自己了。人類歷史上,從來沒有一個人因為從小就被接納、被尊重、被鼓勵跟隨自己的熱情及成為最好版本的自己,而最後變得支離破碎、不成功、想自殺、仇狠、惡毒及憂鬱的。從來沒有。

如果能夠捨棄「我們想孩子成為特定模樣」這個想法,「讓孩子做自己」就會變得更容易。例如,如果你的孩子天生就是藝術家、舞蹈家、音樂家、動畫師、烘焙師、劇本作家、攝影家、珠寶設計師、時裝設計師、建築師、汽車維修員或環保份子,那麼,就不要假設他們上學十二年後,會成為能啟發人的作家、數學家、科學家、地理學家、歷史學家。(是的,我是指那些在學校強制要學習的科目。)當我們放下假設,作為父母,我們會跟孩子一起做決定,而不是幫孩子做決定,孩子的生命便會自然展現。

試想像一下,如果孩子能用十二年時間,每天都浸淫在他們熱愛的事物上,十二年後,他們會成為何等專業的人?你真的相信如此專業的人會變得貧窮、無家可歸、失業及沒有未來嗎?或者他們會完全沒有用處?對人類的進化完全沒有貢獻?你能否想像他們在做自己熱愛和享受的事,因而每天都生活得愉快和滿足?你能否想像在這樣的一個社會生活,每個人都對自己的事業充滿信心、感到滿足、擁有人生的意義以及樂於將自己的才能分享給所有人?

「讓孩子做自己」也能大大改善親子關係。當意識到孩子是一個獨特個體,擁有跟我們不一樣的喜好,我們可由操控孩子轉化成與孩子連結,由「以權力壓迫孩子」變成「跟孩子平權」。孩子在成長的過程中能夠一起參與決策的過程,他們將來會熱衷於成為決策者。我們是否真的希望孩子依賴我們為他的人生作決定?還是希望他們具備決策力?

作為父母及人類的一份子,我們需要問自己:

我們是否需要更多被集體訓練的人,讓他們擁有類近的能力,以達到有限的目的?還是我們已經準備好迎接未來, 具備不同天賦才能的人一起合作?

一個共同體的未來,取決於每一個人現在選擇怎樣教養孩子。讓我們一起提升及轉化,讓孩子做自己吧!

Photo by Archie Binamira from Pex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