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里亞納海溝

(英文原文: Mariana Trench by Sylvia Lee    / 中文翻譯:Michell)

K=十歲兒子
我=媽媽

K:「媽,2550km即是幾長?」
我:「2550km? 從我們家到這裡是30km… 等等…」
我馬上打開手機上的計算機。
我:「2550除以30, 等於85。你知道從我們家到這裡有多遠,對不對?2550km 就是這距離的85倍。」
K:「啊,那真的很深!」

叮叮叮!
我那慣性思維發出了「教學機會警號」,我隨手拿出紙筆,心裡想:「這是教數學的最好時機!」

我:「假設這支筆是從我們家到這裡的距離,而這張紙的一邊是2550km。假如我要找出…」
K:「好了,謝謝了,媽!」
他說完就走。

「到底他是否真的知道這距離的85倍是多遠?」
「他明白為什麼我用2550除以30嗎?」
「他下次能否自己找出答案呢?」
這些問題自動浮現在我腦海裡。我坐在那裡,觀察著這些問題浮上來,然後笑著讓他們離開。
我提醒自己,那些都只是我想他學,我覺得他應該學,以及我覺得對他來說是重要的東西。但對他而言,那不是他想知道的,至少不是他現在想學的。他不是因為以上這些知識而問我最初那問題。
等等,他最初的問題是什麼?
啊對了,是「2550km即是幾長」。

他問這問題,一定有他的原因,而很明顯地,他對於得到的答案很滿意。幸好我沒有成功把他的好奇心變成一堂課。真要多謝K對我那麼有耐性,對於「孩子自主學習」這議題,我總是學得很慢。老實說,對我來說最大的挑戰,就是要記著學習是由孩子主導的。到底我甚麼時候才能學會呢?

等等,他剛剛是說那真的很「深」嗎?

我:「K,你的意思是「遠」嗎?因為「深」是指…」

兩天後…

我和K在餐桌面對面坐著。我正在找無蛋奶香蕉麵包食譜,他正開著平版電腦,同時繪畫著。這是他平時很愛做的事。

K:「媽,怎樣拼Mariana?(馬里亞納)」
我:「Marijuana?(大麻)」
K:「是Mari-Anna,一個名字,不是大麻。」
我:「啊,那有幾個拼法,有些人用一個 “r” , 有些人用兩個 “r” 。」
K:「啊…媽,就選一個拼出來吧!」
(哈哈,我又不太幫上忙。)
我:「好吧,M-A-R-I…」
K:「啊找到了!謝謝媽!我在找馬里亞納海溝。」
我:「馬里亞納海溝?我從沒聽過,甚麼東西來的?」
K:「這是海洋最深的部分。你沒聽過?那裡有好多神秘的深海生物,我現在愛上深海動物了!在2550km的海底裡,會找到這些…」
他給我看他畫的深海動物,還有牠們的名稱及特性。這就是他為甚麼想知道2550km有多長。其實他用「深」,是正確的!
K:「你上過學,卻不知道馬里亞納的海溝是甚麼?」
我:「對,學校沒教這些。但我學會了向你解釋2550km 是多深。」
K:「好,你有你的道理。我現在也知道2550km有多深了。」

我腦袋又自動起了疑問,他真的知道2550km有多深嗎?我突然有測試他的衝動…然後我深呼吸了一下。我又提醒自己,這是他的學習。我需要尊重他的選擇,由他主導,並信任他學會了他現在選擇要學的東西。
其實,即使他不知道2550km有多深,這很重要嗎?
其實,即使我能在紙張上理解那距離的概念,我並不知道實際上有多深。而不知道這一點,並沒有影響我們的生活。

我:「K,你在看甚麼?」
K:「xxx製作的深海生物紀錄片。你知道他嗎?他是最棒的人,為那些很捧的動物拍下了這些很棒的影片…」他一邊給我看他的平板電腦,一邊說著。
我:「K,謝謝你教我這些生物,今天你讓我學了些新的東西。」
我:「不客氣,媽。謝謝你那個兩千五咇哩吧啦公里提厘東東…」
就在那剎那,我才明白到那些距離、數字、數學,都不是他有興趣的部分。他有興趣的,是深海裡的生物,牠們怎樣覓食,食甚麼東西,牠們的樣子等等。當我能從他的角度去看事物時,我就完全明白當我想教他那數學時,對他來說是多麼的沉悶和鎖碎。

K:「媽,你正在做甚麼?」
我:「我在找無蛋奶香蕉麵包食譜…」
K:「咦難吃死了… 我意思是,繼續吧…」

我倆各自回到自己正在做的事,然後生活繼續。

__________

Sylvia的兩個孩子自主學習兩年,後來加入香港瑟谷團隊,實踐瑟谷理念。她相信作為媽媽的角色是支持孩子成為最真實的自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