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探訪自主學校的體驗 (文: Michell)

二十出頭,剛剛畢業不久,我的台灣籍老闆給我看了一本書,對我影響極大。 那是「瑟谷傳奇」,原著是Daniel Greenberg的 《Free At Last》  。

瑟谷學校(Sudbury Valley School)於1968年成立於美國麻省。那學校沒有課程,學生由四歲至十八歲,他們每天都在做自己喜歡的事。學校的校規,是由校內每一位師生投票訂出來的,四歲小孩的一票,跟老師那一票是同等的。那裡的學生,每天都自然地學習,到了畢業時,不但都清晰知道自己的人生方向,而且自信,學習意願強烈,有責任心,有謀生技能。

這種自主學校顛覆了傳統教育的模式。自主學校裡的故事,衝擊我去反思何謂教育。怎樣的教育才是對孩子好?我為了追尋答案,去了美國修讀幼兒教育及心理。課餘時,我就埋首研究自主學校,並實地探訪了一間以瑟谷模式運作的Albany Free School。

從經驗中學習

探訪當日,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在學校裡的一條樓梯,看見兩個五歲小女孩攀上樓梯扶手,抱著扶手滑下。她們全神貫注,試驗高度和速度,掌握了滑下的技巧,每次滑下,眼神都流露著無限的喜悅。那是試驗的喜悅,和征服困難的喜悅。一位老師在旁說:「假如跌倒了,他們便明白這玩意有跌倒的可能,要選擇再滑,還是停止,都是由他們決定。只要自己承擔後果,就有自由去選擇。他們就是這樣學習的。」
是危險是頑皮?還是在探索世界,在創造,在掌握自己的能力?

主動學習的孩子

學校裡每一個人都沉醉在不同的活動中,玩滑板、做木工、看書、餵小雞、種花等等。我還看到兩個十幾歲的女孩,拿著一叠數學題,專心的做練習。另外一群學生正出發到有機農場當義工,大部分學生會在區內找自己有興趣的機構,要求當義工或學徒。

突然,聽到一陣陣的敲鐘聲。回頭一看,幾個五六歲的小孩一邊拿著故事書,一邊敲著鐘喊:「故事時間!故事時間!」那裡的故事時間,竟然是由學生敲鐘,主動要求老師講故事!他們聚精會神的聆聽、發問。沒有興趣聽故事的小孩,便到學校別處進行其他喜歡的活動。看著一張張好奇和投入的臉,我不知道他們一年內會學多少個單字,但我肯定他們長大後也必會很了解自己,並會主動學習。

一位在那學校實習的老師對我說,在自主學校生活,必然會經歷許多衝擊和反思。「在這裡當老師,如果你準備了一堂課,但沒有學生來參加時,你不能怪學生,你反而要對自己所產生的負面情緒而負責,處理好自己的不快。」他強調:「學生不必為了討好你或害怕你而去上課。」

批判思考
那天,我還遇到一個在那學校畢業的舊生,現在進了波士頓大學。他說自己跟一般中學畢業的學生最大的分別,就是自己有強烈的學習動機,非常主動和有創意。有一次,大學教授不斷說美國學生懶散沒紀律,必須學習日本學生的勤勞,放學後也要補習,週末也要上學。於是,他回去搜集了有關日本社會和教育的資料數據,向教授提出:「你知不知道日本學生的自殺率是全救最高?你有沒有想過日本社會問題與教育制度的關係?」結果,師生就這個議題作了深入的討論,大家對日本和美國的教育都加深了認識。這種批判思考模式,就是自主學校學生的特點。他們不會被動和盲目地接受所謂權威教導的東西,他們會獨立思考,主動搜集資料和尋求答案。

真正的自律
午飯時候,我跟校長Chris邊吃邊聊,因為談得太開心了,我們吃了好久都沒吃完,其他學生和老師開始收拾餐具和椅子了,我們還在慢慢吃。突然,一個約十歲的女孩走過來,嚴肅的對Chris說:「請你發誓你吃完後要自己收拾餐具和椅子! 」Chris馬上舉起三隻手指,裝出一副乖孩子模樣,並作狀發誓:「我發誓我吃完後要自己收拾餐具和椅子!」那女孩滿意的點點頭,微笑著離開。我在旁邊,邊大笑邊驚嘆學生的自律!

這是真正的自律。他們遵守規則因為那是他們討論和投票所得的結果。紀律可以源自恐懼、獎賞、情緒操控,或其他外物;真正的自律卻是心悅誠服,從心底明白行為的意義。

以前,我只能從書本上看到自主學校的故事,直至我置身其中,親眼看見學生如何生活後,那種震撼,是看文字時的一百倍。對我來說,瑟谷的理念,不再只是書裡的故事,也不只是一套教育理念。它是一種人生態度。

在那裡成長的小孩,對生命充滿熱誠。他們自知自律,忠於自己,勇於嘗試,對自己的行為負責。他們快樂,無懼。他們不容易氣餒,在困難之中,仍然大膽追尋他們的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