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在時鐘

(文:陳㯋慈) 「在瑟谷學校,每個人都有時間。」 孩子花三日時間一口氣讀完一本小說,花六年時間天天都在釣魚、打鼓,瑟谷學校沒有上課的鐘聲,孩子的活動不會被外在世界的規範打斷。沒有人會說時間不夠用,也沒有人需要將時間省著用,時間就是我們存在的每一個當下。 小息的時候,香港極少數學校還會容許孩子玩捉迷藏,可是捉到一半,鐘聲響起,一切都要停止。捉迷藏要腰斬,棋盤要收起,兵捉不到賊,永遠試唔到「車食馬」,連卒仔都未過河呀陰公。盡興,是多麼奢侈的一回事。 每天早上,孩子被鬧鐘吵醒,內在的時鐘仍然在睡覺,可是外在的時鐘卻主宰了孩子的生活,不論你累不累都要起床返學,不論你聽不聽得入腦都要上堂默書考試測驗。我們本來就有完美的內在規律,可是我們卻常常說要幫孩子建立「良好的」、一式一樣的規律。返學是返工的前奏,我們活得像機械人,感官漸漸變得遲鈍麻木。我想起小時候的自己,每天三魂唔見左七魄咁樣返學,大量腦細胞因此被殺死。 我記得爸爸會拿著功課簿,指著錯的題目,這樣問我:「你有用心做嗎?」心,就是我們的內在時鐘,其實我們只會在喜歡的事情上用心,其餘的都是生存的技法罷了。我們的心好像很少機會全心全意全然地投入到一件熱愛的事物,忘掉時間,忘記一切。心的節奏經常被捍擾,搞搞下,個心真係好多雜音,再聽唔淸楚到底個心想點。所謂的心聲,真係愈來愈細聲。 如果我們從小就能跟著自己的內在時鐘生活,每天都能夠自然醒,我們的人生會怎樣?如果我們能全心全意地投入到自己當下的心的流動,時刻順應我們內在的節奏,我們將會活得多麼盡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