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lishing the Judicial Committee

(by Michell. Original article in Chinese 廢除瑟谷法庭 ) Here’s the motion proposed by a six-year-old boy in the School Meeting: “Abolition of the Judicial Committee (JC).” The purpose of the Judicial Committee is to resolve any conflicts in the community. It investigates written complaints about possible violations against the community rules and makes sure that Read more about Abolishing the Judicial Committee[…]

廢除瑟谷法庭

(文:Michell) 瑟谷的孩子都知道他們有權在校務會議裡提出動議,例如動議增加美術用品,提出一起去游泳,也可提出修改瑟谷規則。 有次校務會議,其中一項動議是由一位六歲孩子提出的:「廢除瑟谷法庭 (Judicial Committee, JC)」。瑟谷法庭是瑟谷裡的核心制度,社群裡各種紛爭都會在法庭裡處理。法庭會調查違返社群規則的書面投訴,並按程序審訊。法庭的目的是維護尊重、平等、公平、公義的理念,平衡自由與責任。 孩子可選擇是否出席校務會議,平時,若會議議題是關於行政和財政方面,年紀小的孩子基本不會出席。他們通常只出席跟他們福利直接有關的會議。這次會議開始前,職員詢問大家是否要出席:「現在有一項動議,是廢除瑟谷法庭,如大家有興趣來投票的請現在前來。」 七歲的小宇馬上表達:「瑟谷是不能沒有JC的!若沒有了JC,就做不到瑟谷的啊!」 八歲多的阿琛很著緊:「對啊,瑟谷不該廢除JC,JC是用來保護大家的權利的,不能取消!」 其他孩子也七嘴八舌地和應:「怎可能沒有JC!沒有JC就大件事了!」、「反對取消JC!」、「不可以廢除」…… 這項動議在一片反對聲音之中推翻了。 我看著反對得最大聲的阿琛,內心又驚訝又觸動。不久之前,阿琛因為違返了幾次某項瑟谷規則,法庭裁決是他不能來瑟谷一天,他難過得淚流滿面:「嗚嗚… 我不想要這個結果,我好想來啊……」我還記得我們陪著他讓情緒流動,他一邊哭,一邊說出難受的心情,一步一步調整自己,去接受這個結果。而前一天,剛剛就是他停學的日子。 阿琛對停學有那麼大的情緒,他費了不少心力去接受這個不如他所願的結果,照理他應該恨不得廢除法庭制度,他就不用再承受他不喜歡的結果了。可是當今天有人提出「廢除瑟谷法庭」時,他竟然積極地反對,並清晰地道出它對於整個社群如何重要。 常有人說,假如給孩子擁有那麼多的權利,他們一定會破壞制度,或做出對自己有私利的事,罔顧他人。看著這群守顧JC的孩子,我在想,如果制度本身是真正公平,平等地保衞著社群每位成員的權利,孩子感受到被保護,被公平地對待,感受到公義時,他們是會非常珍惜這制度的。 瑟谷法庭的力量在於它不是由權威決定。除了社群的規則由全體成員共同制訂之外,最讓孩子信服的一點是,若大人違返相同的規則,也必須接受審訊和接受裁決。即是說,如果孩子大罵另一孩子是違返了「不得侵擾他人」的規則,那麼一個大人以「教導」為名去辱罵孩子,也屬於犯規。 提出廢除瑟谷法庭那小孩也許是還沒有感受到它的作用,也許純綷不喜歡要承擔法庭的裁決,也許是想測試自己的權利。不論他為了什麼動議,大家仍會如常地討論,分析利弊,共同決定。有時,孩子需要透過真實體驗去理解一個制度或一條規則的重要。有時,孩子制定的規則並不完美,他們試驗過發現不可行,便會修正。 要在一個社群裡保存自己的自由而又不影響他人,談何容易。有時,孩子之間的紛爭真的沒完沒了,加上每一宗案件也不同,過程中,常常需要大量聆聽、溝通、查証、討論、檢視相關的規則、檢視現存制度。縱然當中有需要改善之處,但不能妥協的,是支撐著瑟谷制度背後的核心價值:尊重、平等、公平、公義、自由與責任等。 世界再複雜,在這裡,孩子至少體會過真正的尊重、平等和公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