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自主教育始祖Daniel Greenberg

文:Michell

美國瑟谷學校(Sudbury Valley School) 創辦人Daniel Greenberg於2021年12月2日離開人世了。

二十年前讀他的著作Free at Last,十分震驚世上有這種真正以人為本、尊重孩子的學校。而除了瑟谷教育理念觸動我,Daniel Greenberg 的一些事蹟也深深讓我佩服。

他年輕時是美國著名大學裡的物理學教授,能言善辯、教學生動,是非常有魅力的老師,學生都很喜歡上他的物理課。後來有一年,一個主修物理的學生跟他說,發現自己選了物理學是錯誤的決定,因為學生後來才發現自己當初主修物理,是因為上了Daniel Greenberg的物理學課堂覺得很有趣,學生就以為自己喜歡物理學,但幾年後才知道自己喜歡的根本不是物理學,而只因Daniel講課的吸引力。這件事讓Daniel Greenberg深思學生的內在學習動機跟外在誘因的關係、學習的意義等問題,後來他辭掉教授職位,去創辦沒有強制課程的瑟谷學校。一位那麼有名的大學教授,深受學生歡迎,卻沒有沉醉在這些成就裡,反而去反思到底孩子怎樣學習,才能真正發揮其內在動機和找到自己的熱情。

[…]

「什麼也不做」的教育

文:Michell

早前一場《瑟谷一瞥》讀書會裡,大家討論到〈什麼也不做的策略〉這篇文章。作者Carolyn Shepard Fox是美國瑟谷學校的家長,職業為助產士。

作者認為孕婦生育是身體奇妙而自然的過程,照料生產主要是觀察和等待一個非常自然的過程發生,順其自然,在必要時才介入。她形容那是一種「無為」的藝術,是看似「什麼也不做」的過程。

[…]

自主教育裡的「放監」階段

文:Michell

二十多年前,我考上了大學,過了頽廢但盡興的三年。記憶中,我的大學生活盡是玩樂:宿舍吹水、吃宵夜、看流星、談戀愛…… 我常常翹課,學業上一點都不努力,我把握大學裡的自由,用最少的力完成學業要求,用最多的時間去做讓自己開心的事。

在社會的標準下,我那時候簡直是虛耗光陰,浪費社會資源,然而,在我個人心理層面上,那三年絕對是一場療癒,因為我終於不再做自己不喜歡的事,終於有自由可以跟隨內心,解放了在強制教育裡窒息已久的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