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齡的遊戲

文:Michell

多年前讀美國瑟谷學校畢業生Michael Greenberg的文章”On the Nature of Sports at SVS”,得悉美國瑟谷的球賽通常是這樣的:

一個孩子說「來踢足球吧!」然後想踢的人就加入,六歲、十歲、十八歲都有,有男有女。孩子會盡力組成實力平均的兩隊,確保兩隊不會強弱懸殊,這樣才好玩,他們就是想要好玩!若中途有人想加入,他們就會重新再組織隊伍,假如兩隊不夠平均,他們就會叫想加入的人去找一個跟他能力相若的同學來。總之,瑟谷孩子的球賽都是混齡的,由六歲至十八歲,甚至會加上成年的職員。大家會自動因應隊員年紀差異而調節,令各人都能樂在其中。孩子認真盡力應賽和挑戰自己,但大部分人都不太在乎輸贏,朋輩間也沒有表現自己的壓力。

我從書裡讀「瑟谷的球賽」讀了很多次,一直很憧憬能感受到那種混齡的和諧、體貼又好玩的氣氛。

[…]

一次旁聽瑟谷法庭的經歷

 文:Sabrina Wong
我欣賞瑟谷法庭那開明的做法去處理爭執,讓孩子有一個渠道去表達自己,而那法庭主持人亦很有耐心地聆聽所有小孩子敍述事情的發生。她只是在聆聽,需要時便問清楚細節。她不會說什麼好壞,誰對誰錯,應該怎樣,不應該怎樣,她純粹在協助孩子表達,了解他們行為背後的原因,讓他們表達情緒,讓他們明白什麼行為出了什麼狀況,讓他們明白其他人會有什麼感受……

整個過程很順暢,甚至可以用愉快來形容,完全沒有丁點兒火藥味,孩子們很爽快的坦坦白白報告了事情,沒有掩飾,亦沒有埋怨別人。

這是不是一個很美好的氛圍?
[…]

累積的力量

文:Michell

第二場《瑟谷一瞥》讀書會裡,大家討論的篇章是「什麼是『能動性』?」。「能動性」(Agency)是指面對世界的自信和能力,自由不受制於人,信任自己的獨立性。

篇章裡轉述美國瑟谷( Sudbury Valley School)一個舊生對瑟谷學生的印象:「我第一次走進這裡參加入學面試時,我看到最有力量的事,是孩子可四處到想去的地方。有些人本來在籃球場,然後走去鞦韆;孩子也會在不同房間之間游走。我覺得很有力量,不由別人左右,想去那裡就去那裡,感覺很有影響力,你可以做你想做的事,去想去的地方,這真是很有力量。」

一般人說孩子「有力量」,通常會聯想一些宏大的事,例如建造木房子給露宿者、拯救了一群海龜,或者至少是成績優越。然而這裡的例子,只是孩子可以從這個房間走到另一個房間。

[…]

自由與責任

文:Michell
瑟谷沒有強制課程,孩子有自由做自己喜歡的事。大眾最常有的質疑是:「那麼自由,孩子豈不是可以為所欲為?這豈不是放縱?」請先參考附圖。

讓孩子有大量自由,但不用負責任,是放縱。(圖左上格)

要孩子過度地負責任,卻限制自由,是專制。(圖右下格)
有些家庭不讓孩子有自由,也不用他們負責任,例如孩子沒有機會自由玩樂,也沒有機會學習自理,日常生活裡不需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圖左下格)
瑟谷的理念建基於「自由愈大,責任愈大」(圖右上格)。瑟谷裡,孩子有大量自由,同時需要為自己的一切負責。

[…]

自主教育的六個條件

文:Michell

瑟谷自主教育沒有強制課程,讓孩子每天做自己喜歡的事。有家長會質疑:「若孩子沒有上正規學校受教育,那豈不是文明社會的倒退,跟落後社會無書讀的孩子一樣?」又說:「如果人類學習是那麼自然的事,為什麼世界上還有文盲呢?」

自主教育推動者、美國波士頓學院教授Peter Gray研究指出自主教育(Self-Directed Education)的六個有利條件,說明孩子在這種環境下實踐自主學習最理想。而這六項條件,正是瑟谷教育(Sudbury model of education) 的特質。

一、孩子主宰自己的教育
孩子天生好奇,一出生就自然會探索世界、吸收、學習、成長。看看幼兒的好奇心,他們不斷試驗、到處碰、周圍探索、不停問問題,這都代表他們渴望吸收知識和技術,成為有能力的人,他們原本就主宰著自己的學習。

[…]

悼念自主教育始祖Daniel Greenberg

文:Michell

美國瑟谷學校(Sudbury Valley School) 創辦人Daniel Greenberg於2021年12月2日離開人世了。

二十年前讀他的著作Free at Last,十分震驚世上有這種真正以人為本、尊重孩子的學校。而除了瑟谷教育理念觸動我,Daniel Greenberg 的一些事蹟也深深讓我佩服。

他年輕時是美國著名大學裡的物理學教授,能言善辯、教學生動,是非常有魅力的老師,學生都很喜歡上他的物理課。後來有一年,一個主修物理的學生跟他說,發現自己選了物理學是錯誤的決定,因為學生後來才發現自己當初主修物理,是因為上了Daniel Greenberg的物理學課堂覺得很有趣,學生就以為自己喜歡物理學,但幾年後才知道自己喜歡的根本不是物理學,而只因Daniel講課的吸引力。這件事讓Daniel Greenberg深思學生的內在學習動機跟外在誘因的關係、學習的意義等問題,後來他辭掉教授職位,去創辦沒有強制課程的瑟谷學校。一位那麼有名的大學教授,深受學生歡迎,卻沒有沉醉在這些成就裡,反而去反思到底孩子怎樣學習,才能真正發揮其內在動機和找到自己的熱情。

[…]

「什麼也不做」的教育

文:Michell

早前一場《瑟谷一瞥》讀書會裡,大家討論到〈什麼也不做的策略〉這篇文章。作者Carolyn Shepard Fox是美國瑟谷學校的家長,職業為助產士。

作者認為孕婦生育是身體奇妙而自然的過程,照料生產主要是觀察和等待一個非常自然的過程發生,順其自然,在必要時才介入。她形容那是一種「無為」的藝術,是看似「什麼也不做」的過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