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里亞納海溝

(英文原文: Mariana Trench by Sylvia Lee    / 中文翻譯:Michell) K=十歲兒子 我=媽媽 K:「媽,2550km即是幾長?」 我:「2550km? 從我們家到這裡是30km… 等等…」 我馬上打開手機上的計算機。 我:「2550除以30, 等於85。你知道從我們家到這裡有多遠,對不對?2550km 就是這距離的85倍。」 K:「啊,那真的很深!」 叮叮叮! 我那慣性思維發出了「教學機會警號」,我隨手拿出紙筆,心裡想:「這是教數學的最好時機!」 我:「假設這支筆是從我們家到這裡的距離,而這張紙的一邊是2550km。假如我要找出…」 K:「好了,謝謝了,媽!」 他說完就走。 「到底他是否真的知道這距離的85倍是多遠?」 「他明白為什麼我用2550除以30嗎?」 「他下次能否自己找出答案呢?」 這些問題自動浮現在我腦海裡。我坐在那裡,觀察著這些問題浮上來,然後笑著讓他們離開。 我提醒自己,那些都只是我想他學,我覺得他應該學,以及我覺得對他來說是重要的東西。但對他而言,那不是他想知道的,至少不是他現在想學的。他不是因為以上這些知識而問我最初那問題。 等等,他最初的問題是什麼? 啊對了,是「2550km即是幾長」。 他問這問題,一定有他的原因,而很明顯地,他對於得到的答案很滿意。幸好我沒有成功把他的好奇心變成一堂課。真要多謝K對我那麼有耐性,對於「孩子自主學習」這議題,我總是學得很慢。老實說,對我來說最大的挑戰,就是要記著學習是由孩子主導的。到底我甚麼時候才能學會呢? 等等,他剛剛是說那真的很「深」嗎? 我:「K,你的意思是「遠」嗎?因為「深」是指…」 兩天後… 我和K在餐桌面對面坐著。我正在找無蛋奶香蕉麵包食譜,他正開著平版電腦,同時繪畫著。這是他平時很愛做的事。 K:「媽,怎樣拼Mariana?(馬里亞納)」 我:「Marijuana?(大麻)」 K:「是Mari-Anna,一個名字,不是大麻。」 我:「啊,那有幾個拼法,有些人用一個 “r” , 有些人用兩個 “r” 。」 K:「啊…媽,就選一個拼出來吧!」 (哈哈,我又不太幫上忙。) 我:「好吧,M-A-R-I…」 K:「啊找到了!謝謝媽!我在找馬里亞納海溝。」 我:「馬里亞納海溝?我從沒聽過,甚麼東西來的?」 K:「這是海洋最深的部分。你沒聽過?那裡有好多神秘的深海生物,我現在愛上深海動物了!在2550km的海底裡,會找到這些…」 他給我看他畫的深海動物,還有牠們的名稱及特性。這就是他為甚麼想知道2550km有多長。其實他用「深」,是正確的! K:「你上過學,卻不知道馬里亞納的海溝是甚麼?」 我:「對,學校沒教這些。但我學會了向你解釋2550km 是多深。」 Read more about 馬里亞納海溝[…]

內在時鐘

(文:陳㯋慈) 「在瑟谷學校,每個人都有時間。」 孩子花三日時間一口氣讀完一本小說,花六年時間天天都在釣魚、打鼓,瑟谷學校沒有上課的鐘聲,孩子的活動不會被外在世界的規範打斷。沒有人會說時間不夠用,也沒有人需要將時間省著用,時間就是我們存在的每一個當下。 小息的時候,香港極少數學校還會容許孩子玩捉迷藏,可是捉到一半,鐘聲響起,一切都要停止。捉迷藏要腰斬,棋盤要收起,兵捉不到賊,永遠試唔到「車食馬」,連卒仔都未過河呀陰公。盡興,是多麼奢侈的一回事。 每天早上,孩子被鬧鐘吵醒,內在的時鐘仍然在睡覺,可是外在的時鐘卻主宰了孩子的生活,不論你累不累都要起床返學,不論你聽不聽得入腦都要上堂默書考試測驗。我們本來就有完美的內在規律,可是我們卻常常說要幫孩子建立「良好的」、一式一樣的規律。返學是返工的前奏,我們活得像機械人,感官漸漸變得遲鈍麻木。我想起小時候的自己,每天三魂唔見左七魄咁樣返學,大量腦細胞因此被殺死。 我記得爸爸會拿著功課簿,指著錯的題目,這樣問我:「你有用心做嗎?」心,就是我們的內在時鐘,其實我們只會在喜歡的事情上用心,其餘的都是生存的技法罷了。我們的心好像很少機會全心全意全然地投入到一件熱愛的事物,忘掉時間,忘記一切。心的節奏經常被捍擾,搞搞下,個心真係好多雜音,再聽唔淸楚到底個心想點。所謂的心聲,真係愈來愈細聲。 如果我們從小就能跟著自己的內在時鐘生活,每天都能夠自然醒,我們的人生會怎樣?如果我們能全心全意地投入到自己當下的心的流動,時刻順應我們內在的節奏,我們將會活得多麼盡興。

How Long Will His Interest Last?

(by Michell Huang. Original post in Chinese: 他的興趣會維持多久?) My child is unschooled. This means that he learns about the things he is interested in, as well as learning from daily life. One of the most common questions about unschooling is, “How long will his interests last?” When my child was four years old, he suddenly Read more about How Long Will His Interest Last?[…]

他的興趣會維持多久?

(by Michell Huang) 我孩子沒有上學,他平時在生活裡自主學習,按他的興趣去學習。 我常被問及這問題:「完全按他的興趣去學習?你怎知道他的興趣會維持多久?假如他的興趣不持續,怎麼辦?」 我孩子剛四歲時,突然對俄羅斯語言產生了強烈興趣。俄文在香港不實用,而且四歲的小孩,真的會想認真學俄文嗎?他這興趣會維持多久呢? 我沒有答案,但還是幫他安排了俄羅斯課。而他有權選擇喜歡的老師;可與老師商討每節課的長短;若他失去興趣時,也可以選擇不再學。 後來我觀察到,每次上俄羅斯課前,兒子會主動想好有關俄文的問題,準備問老師。每次上課當天,他起床後,便會自動自覺去梳洗,自己換好衣服,準備好一切,急著要出發。 即使他生病了,什麼也不想做的時候,也堅持要去學俄文;即使有朋友約他去玩,他也堅持要先上完俄文課才去玩! 而每次上課,他足足45分鐘都聚精會神地學習。有一次,老師下課後,有事要趕著離開。他離開後,兒子難過地表示他還沒學完。我安撫他說可以下一堂再學,他卻馬上大哭起來:「可是我想現在就學,我還沒學完…嗚嗚嗚…」 那一刻,我記起瑟谷學校裡有許多例子,就是孩子因為鍾情於一個科目或活動,而自發地要學習。他們跟隨內在的需求,主動跟老師協商每星期要上多久的課。他們自動自覺、認真、專注、廢寢忘餐、自我要求、堅持。當我看到兒子對學習俄文時的鍥而不捨,感覺就像瑟谷學校所描述的學生一樣! 看著兒子因為未學完而大哭,感覺跟他平時未玩完而無得玩,然後大哭的精神,是一模一樣的。我想,瑟谷學生和我兒子有一個共通點,就是他們都不太懂把「玩耍」和「學習」分開。在他們的世界裡,生活,就是做自己熱愛的事,而這過程裡必然包涵了無數的學習。 事實上,兒子的不同興趣,有時很短暫,有時會持續,有時在瘋狂沉迷一段長時間之後,會突然熱情退減。我無法預計他對俄文的興趣會持續多久,也無法計算這對他將來有什麼用,我甚至不會去評估他學了多少。我唯一想做的,就是支持他去滿足內心那股熱情和渴望。 以前我在幼稚園當老師時,每年都會有家長說擔心孩子太過沉迷某樣東西,例如汽車、恐龍、昆蟲… 憂慮他們對其他知識涉獵不夠。我發現,小孩熱衷於某東西時,家長要不擔心他的興趣不能持久,要不擔心他太過沉迷,似乎無論怎樣,家長總是擔憂…… 事實上,當孩子順著內在的驅動力去學習時,不論他的興趣持續多久,對他來說,每個體驗本身就是他認識自己和建構世界觀的過程。而且,一個人必須透過不斷回應自己內在的驅動力,才會發現哪些是真正的生命熱情,才會找到人生使命。 有誰可以預計他的經驗和生活片段,到哪個時候會串連起來,對他生命發揮作用呢? 也許若干年後,兒子連一個俄文字也記不起來,但我深信,會留得在他心坎裡的,就是那種聆聽內在驅動力時的喜悅,以及追求熱情時的滿足感。至少,他會相信跟隨生命的熱情,是會被支持的。 那天兒子因「未學完」大哭,我安撫他後,抱著他說「謝謝你選了我當你媽媽!」 透過他,我切實地體驗到自主學習的威力。透過他,我更加信任小孩,更能順應孩子的自然發展。

誰最清楚自己?

(by Michell Huang) 子晴 (化名)今年八歲,平時跟隨自己的興趣去學習,一直沒有上學,而在日常生活中自主學習。子晴最大的興趣是體操,她六歲半時開始學體操,短短兩年間,她掌握得十分好,進步神速。最近在一個由三個體操會合辦的體操比賽中,她奪得了三個金牌及一個個人全能獎。 重點不在於她奪獎這事實,而在於她在整個過程中的心理狀態。比賽後,子晴媽媽問她:「你比賽時有沒有緊張?有沒有驚?」子晴有點不解,單純地反問:「吓?為什麼要驚?」對她來說,做體操就是做她最熱愛的事,她從來沒有競爭的壓力。 子晴媽媽初初認為要多練習才會有好表現,於是在比賽前幾天,問了她好幾次:「要不要練習一下?」她每次都說:「不用練了,我已很熟。」當時媽媽心想:「好吧,讓她知道練習和不練習的分別也好。」比賽當天,子晴去了一個完全陌生的體操場地,她沒有去試跳彈板,也沒有再練習,就開始比賽。結果,她在跳馬項目奪得全場最高分。 子晴媽媽也覺得很震憾,她不明白為什麼她不用練習,不用在新場地試跳,就可以跳出超水準?媽媽細心想想後,她說子晴六歲前,沒有上幼稚園,每星期總有幾天自由快樂地在遊樂場玩,每次都是玩到她覺得夠為止才離開。媽媽表示,也許當女兒無拘束地在遊樂場爬來爬去時,不知不覺間鍛練了她的臂力,以及身體柔軟度,有助她學習體操。 她又記起子晴二、三歲時,有一個階段常常專注地玩空盒,每天可以玩上一小時以上。後來有一次,媽媽需要找一個盒子來裝載一件物件,但找不到一個合適大小的。子晴只看了該物件一眼,便馬上找來一個體積剛剛好的空盒給媽媽!媽媽當時很驚訝女兒的空間感那麼強!媽媽說,可能是子晴特強的空間感,有助她掌握體操動作。 常有人問子晴媽媽,子晴不上學,到底學到什麼?當媽媽舉這些例子時,別人總會表示「在遊樂場玩哪會學到什麼」?「學到空間感有什麼用啊」?然而,我們憑什麼去判斷小孩的玩意「有沒有用」?不少人兒時被逼學習一些大人認定「有用」的東西,但往往結果是學不好,或者是學了,但最後發覺完全無用。 事實上,子晴媽媽並沒有刻意培養女兒成為體操健將,她只是從小順應女兒的興趣,而當女兒做許多在一般人眼中「沒有用的無謂事」時,她雖然也不能確定那些事「有沒有用」,但她不會干預,只是信任女兒和支持她。這次比賽後,子晴媽媽更明白到,女兒原來這麼清楚自己,她日後應該要更信任她。 體操教練曾說,子晴六歲多才開始學體操,但她的能力優勝於不少四歲就開始學的同學。因此,媽媽認為孩子的能力,跟他幾歲開始學習無關,最重要的是讓孩子跟隨自己的熱情。子晴媽媽最感恩的,是女兒很了解自己,而且她不會視比賽為競爭,只是全情投入地輕鬆參予,享受過程。女兒能輕鬆面對比賽,因為她從體操裡感受到自己內在的能力,這跟獎項無關。這種自信,是從骨子裡滲出來的,沒有任何人可以將它拿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