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經課

(文: Michell & Chi Chi Chan) 瑟谷終於出現了第一個「課堂」,就是月經課! 有一天,兩位九歲半女孩拿著一些東西在角落竊竊私語,然後她們走過來,叫我陪她們去洗手間。原來其中一位女孩拿了媽媽的衞生巾回來。她倆都未有月經,但很好奇地研究衞生巾怎樣用。 我說:「我已十幾年不用衞生巾了,我用月經杯。」 女孩更好奇:「杯?吓?你放隻杯入去vagina?」 我:「你想知道更多關於月經杯和月經?我們可以約時間一起討論。」 女孩很興奮回答:「好啊!我想看那隻杯!你什麼時候可以拿回來?我們就討論月經吧!」 於是,我從外國網站訂了一個少女尺碼的月經杯,也跟她們約好,月經杯寄來後我們就上月經課吧。期間,女孩一直追問我「隻杯幾時到」。 月經課終於開始,我拿出月經杯、布衞生巾,女孩拿出幾塊即棄衞生巾、護墊、棉條,尺碼有大有小,琳瑯滿目。 那位好奇的女孩原來早已閱讀了關於月經的書,基本知識例如為何會有月經,她已知道。當天,我們兩個大人跟兩位女孩討論月事,她們探索各月經用品,我們就分享為何會轉用月經杯和布衞生巾,以及各種月經用品的好處和難處。然後我們談到個人感受,認為月經是女人的恩典,因為女人有機會每個月把體內剝落的血塊排出,過程中,一些阻塞著的情緒和能量也會排出來,就像淨化身心,非常療癒。 我們又分享了自己從前多麼不認識自己的身體,以為來經必然是痛苦和麻煩的,後來才明白到,很多時候月經來潮時的痛來自我們平時忽略了照顧子宫和卵巢等女性器官,而當我們願意了解和照顧自己的身體時,不但不會經痛,還會感恩月經的來臨。我對女孩說,將來你們來月經後,假如想知道怎樣照顧子宫卵巢,隨時告訴我吧。 回想起我們讀書的時候,大人都會迴避月經這話題,六年級總會有一節特別課,神神秘秘、鬼鬼祟祟,男生和女生分開在不同的課室,女生會收到一袋「禮物」,總要遮遮掩掩拿回座位,就這樣,我們被教導月經是不見得光的事。 瑟谷的月經課跟平時談論其他事情一樣,我們坐在瑟谷的「大廳」就開始上課了!月經是一個身體現象,象徵女孩長大成少女,擁有懷孕的能力,沒有什麼是需要迴避或躲藏的!而且月經課不限女孩,如果男孩有興趣,我們一樣會講解呢! 我們幾個人七嘴八舌開懷地完成了「第一節月經課」,女孩更熱切地期待「第二節課」。這次經驗讓我感受更深的是,這年代,知識和資料性的東西已唾手可得,老師的角色不該單是傳授知識。在這裡,老師的可貴在於他跟孩子建立了一份信任,透過分享自己的知識、經驗、信念和價值觀,去支持孩子探索和經歷,建立屬於他自己的人生觀,為自己人生負責。 縱然大人或多或少對孩子有影響力,但我們不利用這影響力去控制孩子。作為大人,我們無法給予孩子一些自己也欠缺的東西,因此在教育的路上,最重要的還是自己的修行,活好自己。而對女孩來說,在她們成長為女人的路上,這一節「課堂」,也許很有幫助,也許她們轉身就忘記了,但這都不重要,因為最珍貴的支持,在那個當下已經發生了。

亂世中看自主教育有感

文: Michell 前陣子,全城在學習怎樣清洗催淚彈殘餘物。最近,大家學習正確使用口罩和防疫措施。我在想,有哪間學校預先把催淚彈和口罩常識編入課程呢?有好多知識,都是我們在生活裡感到需要,或感到與我們息息相關時才學的。 這跟瑟谷自主教育的概念很吻合。自主教育除了讓孩子按興趣去學習,也深信當孩子需要某些知識或技能時,他就會自發去學習,他不一定喜歡,但也會學,就像學清洗催淚彈殘餘物的人。 自主教育裡,孩子為什麼會自發認字?自發學數學?很多時都未必因為他們有興趣,而是純綷生活裡需要。看懂道路標示、看懂餐牌可以自己點餐、看懂一本故事書和遊戲指示、算出用零用錢買到多少零食、處理找贖等等,都自然會成為孩子學習的動力。只是每個孩子的步伐不同,但他們終會學懂所需的知識技能。 那麼,一些非常重要的資訊呢?例如,有位日本老師說,日本孩子必須知道地震逃生常識;德國老師說,德國孩子必須知道納粹黨大屠殺的歷史,所以必須把這些議題編入課綱。 自主教育的角度是,若某個議題真的是極重要,即使孩子不跟隨強制課程,他們在生活中也遲早會認識到。就如在日本地震較為普遍,自學孩子在生活裡也會接觸到求生常識。至於像大屠殺如此嚴重的事,除了學校強制的課堂,難道德國孩子沒有其他渠道接觸到這段歷史嗎? 重點是,我們不能再假設沒有強制課堂,孩子就不會學或沒有機會學到。孩子原本是好奇主動的,只要他們的探索渠道是開放的,就能夠不斷回應內在驅動力和需要去學習。整個過程是自發、主動,充滿嘗試、失敗、再接再厲,靈活多元的。 近年社會上發生的事,很多都是我們從沒預料過的。面對急速變動的世界,無從預測的未來,我深深覺得若源用強制教育模式種下的思維去生活,只會愈活愈恐懼:依賴權威的安排,害怕犯錯,面對不懂的事感到羞愧無助,深信自己不夠好,介意別人的評價,盲從,等待拯救者出現給你解藥,無奈地接受不合理的安排,感到生活太多方面不由自己掌握….. 而自主教育最大的啟發是,自主的狀態讓人了解自己的需要,回應自己的喜好和需求,這份自知和富足感滋養著心,在紛亂的世界裡仍踏實地站穩,隨機應變,發揮最大的潛能。

無了期停課怎麼辦?

(文:Michell) 疫症來臨,瑟谷暫停,孩子都失望得很!瑟谷孩子最討厭放假。他們會想跟同學一起玩,想專心一致鑽研自己的興趣,想聚在一起談天說地,想當小賣部店員,想當瑟谷法庭陪審員,想什麼都不做而仍被接納。 縱然他們都很想回瑟谷,但暫停聚會的日子,並不會阻礙他們繼續學習。學習,不是被動地等老師為你安排,也不是只發生在課室裡。 真正的自主學習,是來自孩子的好奇心,來自貼近自己內在,而自發去做喜歡的事,在過程中學習。 自主學習的重點並不是學習什麼內容,而是孩子是否全然出於內在學習動機。自主學習的意思是,當老師不在、沒有人再建議你做什麼,沒有人再安排你的行程時,你仍然會知道自己想怎樣,你仍然會為了自己而學習。當你想學新的東西時,你相信自己有能力做到,你懂得怎樣去學,怎樣尋找協助,運用資源,達到你的目標。 自主學習不是把學校的強制模式搬到家裡,不是由大人換一個「更合時宜」的課程給小孩,也不是為孩子安排你認為更重要的活動。 自主教育是信任孩子自發做的每件事都是一種學習,也都有其意義。要實踐真正的自主教育,是要摒棄「孩子需要被安排」的思維,放下眼中的「應該」,放手讓孩子回應他自己的內在動機。 停課的日子,大家都很懊惱要為孩子安排什麼。瑟谷的角度是,我們不會按自己的標準去安排孩子的活動,而是因應孩子的需要而回應。有些孩子最需要的,是真正的休息、放空、經歷「什麼都不做」而仍被接納;有一些,是需要純綷做自己,不再滿足別人的期望;有些孩子就需要沉醉在自己熱愛的事,不被打擾,直至內心足夠。有些孩子會說悶,瑟谷最歡迎孩子悶,當沒有大人刻意為孩子解悶,他們得靠自己跟沉悶共存,然後發現自己的愛好,發揮創意。 瑟谷暫停聚會實在是很惱人,但我們仍相信孩子擁有強烈的內在學習動機,他們受地域、老師、形式的限制相對少,於任何處境下仍會自動學習。 瑟谷自主學習模式,不但適合二十一世紀的社會,也很適合亂世。當一切都難以預測,社會紛亂,在這事物急速變動的年代,我們最需要的,不是依靠他人來安排自己的學習,去面對一個連他們也無從預計的未來,而是了解自己,為自己而學,主宰自己的人生。

壞孩子和好孩子

(文:Michell) 有位八歲小孩,剛來瑟谷時,常與其他小朋友發生衝突。有次,他正在玩桌遊,有個較年幼的孩子不太懂玩那遊戲,他就很不耐煩:「你不懂玩就不要玩吧!阻住晒!」還想把那孩子趕走。 當他跟其他孩子爭執時,往往會不停破口大罵:「你個死B頭!有冇搞錯呀!你個屎忽仔⋯⋯ 」我立即把他們隔開,以免雙方繼而動武。每次處理這些衝突,我都捏一把汗。 有一次,他跟同學爭吵起來,他非常憤怒,一巴掌打在對方臉上。 旁人看到他這些行為,都說他是個壞孩子。 又有一位八歲小孩。有一次,他雙手忙亂,拿著好多東西。我跟他打招呼後說:「你拿著很多東西啊。」他就說:「這包食物是xx 的,我幫他拿著。剛才店員給xx一個膠袋,我叫他不要取,我幫他拿著就好。塑膠袋和吸管已經弄死了很多海龜,我現在盡量不用塑膠了。」 有一次,有個年幼小孩要去大便,這八歲小孩就主動陪他上厠所,幫他拿書包,全程悉心照顧著。 另一次,有同學不小心跌倒弄傷膝蓋,大哭起來。當時這八歲小孩和另一孩子在場,他們馬上分頭行事,一個去拿急救藥箱,一個拿紙巾。八歲小孩還特地拿來一件玩具,企圖逗那受傷的同學,希望他破涕為笑。 這孩子的爸媽打電話給他,他總是窩心回應:「嗨爸爸,我正在玩怪獸遊戲啊,很開心呀!有什麼事嗎?沒什麼事我就去玩囉,I love you!」我最記得,他有幾天突然掙扎地限制自己不要花掉零用錢,後來我才知道,原來他存錢,是為了買蛋糕送給媽媽,慶祝媽媽生日! 旁人看到以上這些行為,都說他是個好孩子。 那個「壞孩子」和這個「好孩子」,其實是同一個小孩。我親眼目睹他這些不同的面向,他會不耐煩、會憤怒、會防衞,也會關心人、會愛護環境、照顧他人、會表達愛。 在瑟谷,任何騷擾或傷害他人的行為都屬違規,會在瑟谷法庭處理。跟據犯規者所犯規則的嚴重程度,大家會商討一個裁決,讓他為自己的行為承擔責任。 在瑟谷法庭跟孩子溝通時,最重要就是公平地對事不對人、聆聽和不批判。擔任法庭主持愈多,聆聽孩子的機會就愈多,我也因而愈明白他們行為背後的原因。在沒有被指罵、羞辱、標籤和被道德批判的環境下,經過多次溝通,這八歲小孩終於說出心聲:「我以前在學校常被人欺負和誣告,老師又不理會,若我不出手我就會受傷!」他一次比一次透露更多內心的掙扎:有時是因感到受威脅,為了自保而還擊;有時是以為別人指責自己;有時是為了抱不平而指罵他人; 也有時,他一心維護瑟谷理念,卻不自覺地違了規。 有次我對他說:「在這個地方,我們不必用傷害他人的方式來保護自己和解決問題的。」他誠懇地看著我,說:「其實我知道的。只是當我憤怒時,我控制不了自己……」愈了解這孩子,我就愈明白他過去的創傷。 原來,他就是知道自己會因衝動而傷害到他人,所以每天出門來瑟谷前,他都提醒自己要自我控制。 記得一次,他跟別人發生爭執,憤怒得破口大罵。他一邊激動地對著前面那人大罵「你個死白痴!你吃屎的!」,竟然一邊回頭跟一個年幼的孩子溫柔地說:「你不要學我啊!我這樣罵人是不對的。」然後又繼續向前罵:「你個死白痴!」然後又回頭勸喻小孩不要模仿自己! 我看著這情景,實在哭笑不得。他就是這樣不斷地闖禍、學習處理憤怒、承擔、調整行為,在跌跌碰碰中成長,學習為自己負責。 我曾經在主流學校當過老師。記憶中,我很少看到學生能展現如此不同的面向。通常被稱為「問題學生」的孩子,某程度上也相信別人對自己的評價,認定自己是壞孩子。他們在那主張服從和趕進度的學校制度裡,展現出來的就只是「搗蛋」這面向。 而瑟谷讓我印象深刻的是,有些孩子這刻發生了衝突,平靜後,他們跑去進行自己熱愛的活動,然後全程投入,感到滿足和喜悅。兩小時後,之前爭吵的兩個孩子再碰面時,會熱切地分享剛剛滿足的經歷,或者二人會投入在同一興趣,然後又找到了共鳴,和好了。這時候,他們更會對別人表達關懷,或維護正義,展現出完全不同的性格面向。 我常常看到瑟谷孩子在同一天內表達出多元的情緒:憤怒、愉悅、難過、狂喜、失望、滿足。對我來說,心靈愈健康的孩子,愈能如實地展現自己不同的感覺,讓情緒流動。 在衝突、不如意事件、種種的違規行為之間,孩子仍然有大量時間和空間去探索世界和認識自己。他們仍有機會用適合自己的方法去學習,去感受自己的能力,並體驗那種能掌控自己生活的滿足感。最重要的是,他們仍然會被尊重,被視為社群裡平等的一份子。 事隔一年多,這小孩偶爾仍會犯規,但同時,他是大家公認的正義先鋒和瑟谷親善大使。每當他看到不公義的事,他都必會發聲;並常會在校務會議裡動議修正規則,讓瑟谷運作更完善。有新同學加入時,他常會熱情招待,讓新人融入社群。假如他認定你是好朋友,他便會為你赴湯蹈火,整個心也掏出來給你。 人的性格特質本來並沒有絕對的好壞,而是視乎我們怎樣發揮。衝動的孩子,同時也很具行動力;敏感易受環境影響的孩子,同時可以很有同理心,會幫助他人;多嘴的孩子,其實是善於辭令,若這特質發揮得宜,就能透過表達去感染他人,成為出色的領袖。 孩子要展現出自己美好的一面,首先他必須要相信自己的本性是美好的。瑟谷環境裡,這小孩並沒有因自己的違規行為而認定自己是壞孩子,反而,他因為常常能貼近內在,觸碰自己的美好特質,而有動力修正自己的行為,成為更好的自己。

She Remembers, He Forgets

What a joyous and touching moment when our Sudbury kids sang “She Remembers, He Forgets” to close the EDiversity: We Have Choices conference! About two weeks before the conference, we were invited by EDiversity, an NGO promoting diversity in education, to perform in the mini-concert in their We Have Choices conference packed with workshops, lectures, Read more about She Remembers, He Forgets[…]

差一點我們會飛

(文:Michell) 前幾天教育大同舉辦的《教育有選擇2019》活動,我們瑟谷的孩子受邀上台表演 ,兩位孩子和職員Sylvia合唱《差一點我們會飛》,台下一群瑟谷小孩和家長熱烈支持,大家都好開心好享受! 兩星期前,我們收到邀請上台唱歌,我問孩子們誰有興趣。幾個小男孩看也沒看我一眼,便說:「不唱!」有些小孩正在投入地玩耍,如常地聽不到我說話似的,沒有回答我。只有八歲小女孩H熱衷地馬上答應了。站在旁邊的十二歲男孩K只是含蓄地看著我,沒有說話。我問K:「教育大同邀請你們上台唱歌,你有沒有興趣呀?」他有點懊惱地說:「在人前表演?我最怕這種事…」女孩H彷彿毫無同感,興奮地說:「在人前表演!我最喜歡這種事!」 我對K說:「你不想參與也沒關係,我對著人群說話也會緊張,所以我了解那感覺。你考慮一下吧,喜歡就參與,不喜歡就不參與囉。在這裡,沒有人會要求你必須要做什麼,或必須要挑戰什麼的。」 大約一小時後,K拿著一張寫滿字的紙跑來找我,說:「唱這首吧!」原來剛剛那一小時,K和H一起在討論選歌,K更立即上網找歌詞,並抄在紙上。之後,K主動找了歌曲的原聲MV和伴奏版,每天回來瑟谷就自動練歌,又背歌詞,又剪接音樂。從綵排到表演那天,K說了多次「好緊張」,但他仍然選擇用心付出,完成演唱。H最初也說自己記不到歌詞,表演時可能要看著字幕才能唱。頭幾次練歌,H都拿著歌詞,但後來她把歌詞收起,並說:「讓我試試不看歌詞來唱吧!」這一切,都是他們自發去做的。 常有人說,如果不催逼孩子,他們就不會進步。在瑟谷孩子身上,我看到的是他們每天都會遇到困難和挑戰,而他們常常會發自內心去迎接挑戰,選擇去突破自己。也許每個孩子的步伐都不一樣,他們想要克服的東西也不盡相同,但我肯定的是,當他們自發地去面對困難,完成後的那份滿足感和自信心,是沒有人能拿得走的。 後來我細看歌詞,驚嘆K原來選了一首如此切合瑟谷的歌! 「仍然要相信 這裡會有想像 求時間變慢 不想迫於成長 未了願 我替你 朝浪濤吶喊 聽聽有沒有被迴響 青春怎會零創傷 . . . 向前行 攜手行 趁青春要奮進 不可辜負眼前好時光 向前行 由今天 承諾我目標 為世界美好多一點 付出所有」 MV女主角最後說:「夢想是,當你就快停止呼吸時,仍然覺得一定要做的事。」 瑟谷孩子們,願你們能貼近自己,找到自己的夢想,為夢想付出,讓世界美好多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