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在時鐘

(文:陳㯋慈)

「在瑟谷學校,每個人都有時間。」

孩子花三日時間一口氣讀完一本小說,花六年時間天天都在釣魚、打鼓,瑟谷學校沒有上課的鐘聲,孩子的活動不會被外在世界的規範打斷。沒有人會說時間不夠用,也沒有人需要將時間省著用,時間就是我們存在的每一個當下。

小息的時候,香港極少數學校還會容許孩子玩捉迷藏,可是捉到一半,鐘聲響起,一切都要停止。捉迷藏要腰斬,棋盤要收起,兵捉不到賊,永遠試唔到「車食馬」,連卒仔都未過河呀陰公。盡興,是多麼奢侈的一回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