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世界接軌

(文:陳穎慈) 家長常常會問一個問題:「在瑟谷學校畢業,將來能不能跟世界接軌?有沒有銜接的問題?」 親愛的爸媽,其實,你有沒有認真想過,什麼是接軌?接上的那條軌,是誰的軌?你想不想你的孩子跟這個世界接軌?還是你想鼓勵孩子勇於創造自己的世界?銜接得到,是不是就沒有問題?有沒有想過 ,每個人都有自己專屬的軌? 在瑟谷學校,沒有所謂「高材生」與「劣等生」,孩子不會因為他的英文好被稱讚,相反也不會因為他的英文不好被責備。要不要學英文、學多少、怎樣學,完全由孩子自發和決定。想學英文的孩子不會比不想學英文的孩子高尙。在瑟谷,每個孩子只需要成為他自己,並勇於創造自己的人生軌道。一個不一定想學英文的孩子,一間完全接納孩子學或不學英文的學校,爸媽們,是不是聽到就驚?有機會唔識英文,好大鑊,都係走為上著。 二十年前,爸爸常常說:「你宜家辛苦d,將來就唔駛咁辛苦做牛做馬。你大學畢業就可以搵份好工。」搵到份好工,是不是就等於「成功」跟世界接軌? 爸,你所說的「好」工,可能是指「好收入」的工,但不一定是我樂在其中的工作。更何況,完完全全忘記自己是誰,每天營營役役起床,返工等放工,放工等放假的生活,一個人會由裡而外開始枯萎。 點解,當我三歲,你就教我要擔心將來?點解辛苦+辛苦+辛苦=幸福?事實上,那個你以為用很多很多辛苦就可以堆疊而成的幸福並沒有出現,這是一條永遠計唔啱數既數學題。有沒有想過,如果每一個小孩都不用擔心將來,每一個小孩只做對自己有意義、感到滿足的事,放心地走自己的人生軌道,這個世界會變成怎樣? 那麼,瑟谷學校的學生,如何創造自己的人生軌道? 瑟谷學校不會評估學生,所有在這裡畢業的學生都沒有分數、沒有成績表。他們並不是有多少個「A」、「B」和「C」的某某,也不是被排在「第一名」或「最後一名」的誰,他們就是他們自己,真正能代表他們的,亦只有他們自己整個生命的存在,僅僅一個印在紙上的排名,完全不能代表獨一無二的生命體。他們在真正自主的環境下長大,學會為自己的生命負上全責,對於自己立志要做的事,堅持得令人驚訝。 在瑟谷曾經有一個男生,他十五歲的時候,已經知道自己想成為一位專業殯儀師(在美國,專業殯儀師需要學防腐和修復,化學、解剖學、病理學、微生物學,心理學、道德和悲傷輔導,商業、法律,喪葬服務和傳統等範疇的專業訓練)。他清楚知道自己能夠了解逝者和親人的需要,並具備安慰家屬的能力。他研究一切與此相關的學科,包括科學、化學、生物學、動物學。十六歲的時候,學校的設備和環境已經無法滿足他對這門專業的渴求,他的熱情令他得到一個在醫院拜師學藝的機會,不足一年,他已經有能力單獨解剖一具屍體。五年後,他正式成為一個殯儀從業員。 很天荒夜談嗎?有可能嗎?我常常聽到哥哥說:「其實我最想係做足球員。」看著已經身懷巨腩的哥哥,想起當年他十五歲,不管太陽猛烈,狂風暴雨,爛地一塊,他仍然樂於在球場奔馳,直至筋疲力竭。那種滿足,從他的一身汗臭可以聞得到。十五歲的時候,我們都在做些什麼?我們都曾經揮汗如雨,不介意自己付出了多少,也不介意回報是什麼。可是,後來,我們被迫相信用很多很多辛苦可以換來明日的幸福。從此,我們開始計算回報,開始問值不值得。 爸,我想你知道,這個世界上,只有一條軌永遠路路暢通,那就是熱情。 我聽過有一個五歲的小孩問他媽媽:「我將來長大,做d咩好?」 媽媽答:「你只需要跟隨你的熱情,做你喜歡做的事就可以了,就跟現在一樣。」 那是我聽過最感動的答案。 多謝媽媽相信,做你熱愛的事,整個宇宙都會幫你。